產品檢索
聯系方式

廣州蘭韻醫療科技有限公司
聯系人:彭君
電 話:020-87363836 87379556
    87365699
傳 真:020-87364878
手 機:18902234386
郵 編:510600
郵    箱:office@lanyunhealthcare.com
地 址:廣州市越秀區寺右一馬路泰恒大廈1309室
2012710164930[1].jpg

年輕醫生為什么成長慢?

發布時間 2016-03-17

編者按:工作中不時聽到資深醫生感慨“現在的年輕醫生不如我們那時,上手太慢了”,但具體原因又總是零零碎碎,今天,終于有一位工作三十多年的主任醫生,愿意系統思考這個問題,不妨一起來看看。

我是上世紀80年代的實習醫生,在我們畢業的時候,在老師的指導下,我們可以完成闌尾、疝、大隱靜脈曲張和一些常見的門診手術,可以在臨床上倒班了。30多年過去了,現在的畢業生到了臨床能夠做什么呢?一些在臨床上工作了幾年的年輕醫生,還不能夠勝任臨床工作,一些常規的手術還難以完成,這一現象絕非個案。人們不禁要問,為什么現在的年輕醫生的成長得這么慢呢?


第一,現在的醫療環境不利于醫生的培養


在我們實習的年代里,患者的維權意識很差,只要是穿白大褂的都是醫生,就是知道是實習生,病人也是非常寬容的,記得我在同濟醫院實習的時候,就誤診了一個病人:


1982年11月,我在醫院的急診科實習,按照學校的要求,實習醫生晚上必須在醫院看病人,一天晚上,我接診了一個60多歲的呼吸困難病人,經過詢問病史,老人因洗澡后突發呼吸困難,以前有慢性支氣管炎病史。體檢發現病人的呼吸音粗。我馬上向老師作了匯報,考慮為慢性支氣管炎發作,老師讓我將病人收入院。


第二天,我到病房去打聽一下該病人的情況,才知道病人是自發性氣胸。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我翻閱了病歷,才知道病人在洗澡時,突然發生胸部的撕裂樣疼痛,繼而出現呼吸困難;體檢病人的左肺呼吸音消失。這些都是自發性氣胸的典型表現,這么重要的病史我怎么沒有問出來?體檢也完全錯誤,我的臉不禁一陣陣發燒,如果我沒有把這個病人收入院,我的誤診病人很可能會發生生命危險,想到這里我不禁打了個寒戰。我趕緊趕到病房,老人經過搶救,已經平靜地睡在床上休息了。我不好意思地向老人道歉:“老人家,對不起,讓您受苦了?!崩先耸趾吞@地說:“沒關系,你剛剛當醫生,沒有經驗,以后你會慢慢有經驗的?!?/P>


老人的寬容,讓氣氛緩和了許多,我和老人攀談起來,在談話中我得知老人是一個高級工程師……老人的寬容和勉勵讓我至今都難以忘懷,時刻提示著著我在醫療工作中細心、仔細,減少誤診誤治的發生。


現在的患者維權意識都很強,他們認為,我花錢到醫院就是為了接受最好的治療的,我憑什么給實習生當“試驗品”?


記得幾年前,我帶的一個下級醫生在值班中,遇到了一個右手小指外傷的病人,拍片證實有小指指骨骨折,他給病人在門診進行了清創縫合術,加鋁板固定,手術后一個月,患者拆除鋁板后,手指的功能因為固定而活動受限,醫生讓患者做功能鍛煉,但患者認為是手術有問題,看我們的醫生比較年輕,認定是實習醫生,要醫院賠償,醫院反復解釋,這是正式醫生,不是實習生,但患者不接受,堅持到醫院組織部門查看了這位醫生的執業醫師執照后才罷休。


在目前的醫療環境下,患者任何一個小手術都要主任上臺完成,上級醫生也害怕醫療糾紛,也不愿意放手,這樣年輕醫生的動手機會比以前少多了,長此以往,年輕醫生怎么成長?


第二,上級醫生帶教意識減弱


在上個世紀80年代,我們實習的時候,每個實習隊專門配有一個有經驗的老師帶隊,他的任務就是帶教,我實習時候的一個小故事,讓我難以忘懷:


1982年,我在孝感地區醫院實習,當時我們實習的領隊是同濟醫院的肖會文老師,當時她還是一個主治醫師,她的專業是腎內科,由于當時腎內科和心血管內科是在一個病區里,肖老師的心血管的功底也很深。當時的帶教老師十分負責,一心撲在學生身上,只要有什么典型的病例,一定要通知所有的學生去看,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
記得我在外科實習不久,就有同學通知我,肖老師叫所有的學生到內科去看一個病人。我趕緊跑到了內科,看到肖老師將聽診器用膠布固定在病人的胸壁上,讓學生輪流聽這個病人的心音,聽完后,肖老師告訴我們,這是“海鷗音”,是一種很少見的心臟雜音,又仔細地給我們講述了“海鷗音”的臨床意義……


30多年過去了,對于“海鷗音”的臨床意義,我已經記不清楚了,只知道是一種心臟瓣膜病變的表現,現在多次查資料也沒有找到確切的結論。


隨著醫學科學的進步,許多心臟的病變可以通過彩超和心血管造影明確病變的部位,或許心臟聽診的作用也越來越小了,但“海鷗音”和聽“海鷗音”的經歷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里,肖老師的基本功和認真負責的精神永遠值得我們欽佩和學習,現在或許再也找不到肖老師那樣的帶教老師了。第一次聽“海鷗音”的經歷成為了我永遠的紀念了。


現在的醫生承擔著比過去大得多的壓力,他們有專業技術上的壓力,經營的壓力,還有防范醫療糾紛的重任。很少有醫生能夠把帶教工作作為重點工作來抓,年輕醫生在臨床上很難得到系統的指導,悟性高的醫生,可以從老師工作中“看”會一點經驗,悟性不高的,可能就進步緩慢了,這種“放養”式培養是不利于年輕醫生成長的。


還有的老師利用年輕醫生收集資料,搞科研,做實驗,影響了年輕醫生在臨床工作的時間,丟掉了他們迫切需要學習臨床基本知識的機會。


有一位消化內科的博士,在讀書的時候,大量的時間用在減肥藥的研究上了,畢業后,減肥藥物沒有研究出來,臨床技能也沒有得到培養。在臨床工作中經常出錯,最后醫院建議他下崗。好在某醫院在招聘院長,看著他的博士學歷,成功的當上了院長,避免了在原醫院下崗的“厄運”,這樣的高學歷低能力的事情,臨床上并不少見。


第三,醫學技術的快速發展


現代的醫學技術飛速的發展,使得原來很多傳統的治療方法受到了挑戰,如:由于腹腔鏡的技術的發展,許多腹部疾病不再需要進行傳統的開腹手術了,但傳統的手術仍不可放棄,以膽囊結石為例,對復雜的病人,和出現膽管損傷等并發癥的病人,仍需要傳統手術來做“清道夫”,由于沒有傳統的開腹手術的經驗,遇到這樣的病人,年輕醫生往往就“束手無策”了。


又如,無張力疝修補的出現,現在的年輕醫生幾乎沒有做過傳統的疝修補手術,如果在農村,或者沒有疝補片,遇到這樣的病人怎么辦?沒有傳統疝手術的經驗,對于腹股溝管的解剖是難以充分理解的,對于開展無張力手術也是不利的。


再如,現在電刀和超聲刀的出現,外科醫生打結的機會明顯減少了;吻合器和切割縫合器的出現,胃腸道的許多手術的過程就明顯的精簡了,其結果是手術進度加快了,但外科醫生的操作技能減退了。


因此,醫學科技進步給人類帶來了福音,但也讓醫生的技能下降了,我們的年輕醫生就很難掌握這些傳統的技能了?;蛟S有人認為,有了現代技術了,可以放棄傳統的操作技能了,其實,傳統的操作技能與現代的技術進步是相輔相成的,缺一不可,只有掌握了這些傳統的技能,又能掌握現代操作技術的醫生,才是一個完美和合格的醫生。


第四,年輕醫生學習的積極性不高


或許是受現在社會的影響,或許是找工作的壓力,或許是考研的壓力,年輕醫生的學習積極性不高。筆者認為,年輕醫生存在如下問題:


首先,基礎知識不足


一般認為,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的年輕醫生理論知識應該是很強的,但實際上并不是如此:


幾年前,某醫院一個新畢業的醫生,上級醫生查房的時候,問輸鉀的四原則是什么?不知道!那么,輸鉀的濃度是多少?不知道!這是臨床上最基本的東西,也是最危險的東西,每個醫學生在學校的時候,老師是必須要強調的,也是必考的,真不知道這些孩子們是怎么畢業的?


這樣的例子并不少見,是老師的責任,還是學生的責任,我不得而知;但是,這種狀況是必須要改變的,否則,將會危及病人的生命。


其次,學習的主動性不夠


我們剛畢業的時候,幾乎每天守在病房里,只要有手術搶著上,如果是下班前來的病人,一定要搶在下班之前,把病人送到手術室去,這樣就可以保證自己來完成這臺手術。分來的同學們都在比著誰的手術做得多,做得好,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夠盡快掌握手術的技能,后來,我們帶的年輕醫生也有很多好學的:


記得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一天,病房收治了一個急性闌尾炎的病人,按道理我應該帶著我專業組的醫生去做這個手術,可是一個不是我專業組的醫生,看到這個病人后,積極做術前準備,寫完了病歷,把這些資料那倒我面前說:“紀老師,病人我準備好了,您看看行不行?”看到這種場面,我只有放棄帶我專業組的醫生了,我不得不帶他做這個手術了。


時間過了20年了,這位醫生也已經走上領導的崗位了,我經常給年輕醫生講述這個故事。


其實,在實習的時候,我就是一個有名的“痞子”,只要有機會,有手術,有操作,我一定是要爭取上的,不達目的,誓不罷休:


1982年夏天,我在麻醉科實習,由于天氣熱,醫院正好手術不多,我急于想做麻醉,就經常倒外科去看有沒有手術病人,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時候,病房收治了一個闌尾炎的病人,這種病人對于我們實習醫生來說真是求之不得。我高興地跑回科室跟帶我的老師報告這一情況,老師告訴我,他馬上要下班了,麻醉由夜班的老師做,可夜班的張老師脾氣特怪,從不帶學生做麻醉。我想要老師和夜班的張老師打個招呼,讓她帶我做麻醉,老師告訴我:“張老師是個老姑娘,我不愿意和她打招呼,你想做麻醉就自己跟她說?!?/P>


在吃飯的時候,我在食堂里遇見了張老師,告訴她馬上有一個手術,并希望她能帶我做麻醉。脾氣古怪的張老師冷冷地回了我一句:“我不帶”。我碰了一鼻子的灰,仍然不灰心,吃完飯就到科室去做麻醉前的準備工作,病人來了,我趕緊給病人量血壓和脈搏,張老師理也不理我,她給病人完成了麻醉。我又給老師打好了麻醉包。


在手術快要結束時,又來了一個闌尾炎的病人,張老師這時才對我說了一句話:“你來做?!庇捎谑堑谝淮巫鲇材ね饴樽?,我對麻醉的要領掌握的不好,穿刺時用力稍大就有腦積液流出,說明穿刺失敗,穿刺針進入了珠網膜下腔。這時張老師心平氣和地對我說,“沒關系,換個節段再打”。在老師的鼓勵下,我成功地完成的麻醉,病人順利地完成了手術。用現在的觀點看,只要第一次麻醉打穿了,就不應該換節段打,而應改用其他麻醉。因為換節段打,有可能會發生全脊髓麻醉,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,我都感到后怕。


說來也巧,就在第二臺手術快結束時,又來了一個腸梗阻的手術,由于腸梗阻手術我沒有做過,我跟張老師說,我想去做腸梗阻手術,張老師板著臉對我說:“先做好你自己的事情”??吹嚼蠋煵桓吲d了,我也不敢再說什么,趕緊給病人做麻醉,這次麻醉非常的順利。正當我要清理東西時,張老師讓我去洗手。我知道老師讓我上手術了,而她卻在幫我監護病人。


三十年過去了,當年帶我的麻醉老師姓什么,我已經記不起來了,但是這位“古怪”的張老師我卻記憶猶新。這個故事已經成為了我的一個“經典”故事,每次帶學生我都要講給學生聽。


我在查房中常常結合病人進行教學查房,可是常常遇到我前幾天講過的內容,過幾天再次提問,下級醫生仍然不能回答,說明壓根就沒有記住。還有一次,我在醫院講課,為了活躍課堂的氣氛,我準備提2個小問題,為了怕年輕醫生緊張,我事先把提問的問題告訴了他,答案只有幾個字,可是在課堂提問中,仍然有一個問題回答不出來。


至于手術,有的也是能不做盡量不做,能拖的盡量拖,有事需要加班也是能躲就躲,這和我們30年前世剛剛相反。


最后,不愿意接受批評


在80年代,年輕醫生經常接受老師的批評,甚至在手術臺上因為使用器械不當,而被老師拿器械敲手,在疼痛過后,我們很容易糾正了自己的不良習慣。然而,當我們再拿這一套去批評80后的年輕醫生的時候,就不管用了,甚至產生抵觸的情緒:


記得有一次,我在手術臺上糾正了年輕醫生的打結方法不對,導致打結不緊,這本是一次很正常的溝通,后來,我聽護士告訴我說,這位醫生不服氣的說:“他說我打結不緊,他昨天還不是有一個結沒有打緊?!蔽也挥浀梦沂欠裼写蚪Y不緊的事情,就是有,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,每個醫生不能保證每次操作都是成功的,但打結不緊是可以糾正的,我意識到對80,90后不能用我們傳統的培訓方法了。


在今年我們醫院新大學生培訓中,我給新同事們講了一堂課,我開場白是這樣的:我是60后,你們是90后,我們之間是存在著代溝的,打一個比方:如果今天有人表揚你做的某件事情做得很好,你會怎么回答?我現場問了一位年輕的醫生,她的答復是:“謝謝”。而我的答復是:“哪里,哪里,我做的還很不好?!边@就是我們的差異,這就是我們的代溝。但這不影響我們的溝通和合作,你們唱著《小蘋果》,看著《小時代》,但我希望你們不要丟掉了中國的傳統……講完課,大家接受了我的觀點,紛紛加我的微信,與我交流,填補了我們的代溝。


筆者認為,現在年輕醫生進步慢是一個不爭的事實,其原因是多方面的,不能歸咎于某一個原因,我們也無意指責我們的年輕醫生,也無意指責我們的上級醫生。讓年輕醫生盡快挑起臨床的大梁,需要全社會來關心、愛護我們的年輕醫生,讓他們能夠盡快成長。


 

文:紀光偉

來源:“醫學界”微信號

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,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,版權歸作者所有,如無意侵犯您的權益,請聯系刪除。尊重版權,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來源。

[ 點擊數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
 

相關內容
查無記錄

友情鏈接
廣東省醫學裝備學會 | 廣東省醫學會 | 廣東省政府采購網 | 深圳市政府采購中心| 佛山市高明區公共資源交易中心  | 國義招標  | 廣東海虹  |   廣東海虹(中山分公司) | 中山一 | 中山二  | 中山三   | 省醫  | 廣醫一    | 廣醫二  | 廣醫三   | 廣醫四   | 廣醫五  | 中山市人民醫院 | 京東專營店
   廣州蘭韻醫療科技有限公司  粵ICP備15100459號 
聯系人:彭君 電 話:020-87363836 87379556 87365699 傳 真:020-87364878 手 機:18902234386
郵 編:510600  地 址:廣州市越秀區寺右一馬路泰恒大廈1309室  


 網站管理